家庭教育|任正非自述父母,有格局的家长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
  • 系统管理

  •   任正非近日在华为总部接受媒体专访,对近期热点进行回应。任正非称,中国将来要和美国竞赛,一定要通过教育。重视教育,最重要的就是重视和尊重教师。

      任正非说,如果教师待遇低,孩子们看见知识多也挣不到多少钱,所以也不怎么想读书。这样就适应不了未来二、三十年以后的社会,社会就可能分化。

      我们至少有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六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形成这种组合在前进。

      因此,我们国家要和西方竞技,唯有踏踏实实用五六十年或者百年时间振兴教育。

      众所周知,任正非为人非常低调,成熟睿智,是华为的“图腾”。

      军人出身的他知人善任,懂得放权给各路精英。为了让员工享受更好的福利,他还开创人人股份制,让员工参与到企业分红当中。

      正值华为高歌猛进之时,他却具有危机意识,认为这是华为的冬天。这种先见之明,让很多眷恋在温室里的企业家自愧不如。

      全球著名“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认为: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有时会影响每个人的一生。

      任正非的许多观念和行为深受父母的影响。

      其父母都是驻扎在乡村几十年的一线教师,在三年自然灾害和政治浩劫中受尽折磨,再加上家里孩子多忙于生计,因此并未刻意教育过任正非,但他们的为人处世之道深深烙在任正非的心里,激励着他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我的父亲母亲

      1.上世纪末最后一天,我总算良心发现,在公务结束之后,买了一张从北京去昆明的机票,去看看妈妈。

      买好机票后,我没有给她打电话,我知道一打电话她一下午都会忙碌,不管多晚到达,都会给我做一些我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

      直到飞机起飞,我才告诉她,且让她不要告诉别人,不要车来接,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家,目的就是好好陪陪她。

      前几年我每年也去看看妈妈,但一下飞机就给办事处接走了,说这个客户很重要,要拜见一下,那个客户很重要,要陪他们吃顿饭,忙来忙去,忙到上飞机时回家取行李,与父母匆匆告别。妈妈盼星星、盼月亮,盼唠唠家常,却一次又一次地落空。

      2.一个普通的早上,妈妈从菜市场出来,提着两小包菜,被汽车撞成重伤。我身在伊朗,飞机要多次中转才能回来,在巴林转机要待6.5个小时,真是心如煎熬,又遇巴林雷雨,飞机延误两个小时,到曼谷时又晚了10分钟,没有及时赶上回昆明的飞机,直到深夜才赶到昆明。

      回到昆明,就知道妈妈不行了,她的头部全部给撞坏了,当时的心跳、呼吸全是靠药物和机器维持,之所以在电话上不告诉我,是怕我在旅途中出事。

      我看见妈妈一声不响地安详地躺在病床上,不用操劳、烦心,好像她一生也没有这么休息过。

      我真后悔没有在伊朗给妈妈打一个电话。

      因为以前不管我在国内、国外给她打电话时,她都唠叨:“你又出差了”,“非非你的身体还不如我好呢”,“非非你的皱纹比妈妈还多呢”,“非非你走路还不如我呢,你这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多病”,“非非,糖尿病参加宴会多了,坏得更快呢,你的心脏又不好”……

      我想伊朗条件这么差,我一打电话,妈妈又唠叨,反正过不了几天就见面了,就没有打,而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憾事。如果我真打了,拖延她一两分钟出门,也许妈妈就躲过了这场灾难。这种悔恨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我看了妈妈最后一眼,妈妈溘然去世。

      3.1995年,我父亲在昆明街头的小摊上买了一瓶塑料包装的软饮料,喝后拉肚子,一直到全身衰竭去世。

      父亲任摩逊,尽职尽责一生,可以说是一个乡村教育家。妈妈程远昭,是一个陪伴父亲在贫困山区与穷孩子厮混了一生的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园丁。

      父亲穿着土改工作队的棉衣,随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同进入贵州少数民族山区去筹建一所民族中学。

      一头扎进去就是几十年,他培养的学生不少成为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有些还是中央院校的校级领导,而父亲还是那么位卑言微。

      4.我与父母相处的青少年时代,印象最深的就是度过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今天想来还历历在目。

      我们兄妹七个,加上父母共九人。全靠父母微薄的工资来生活,毫无其他来源。

      本来生活就十分困难,儿女一天天在长大,衣服一天天在变短,而且都要读书,开支很大,每个学期每人要交2-3元的学费,到交费时,妈妈每次都发愁。我经常看到妈妈月底就到处向人借钱度饥荒,而且常常走了几家都未必借到。

      直到高中毕业我没有穿过衬衣。有同学看到很热的天,我还穿着厚厚的外衣,就让我向妈妈要一件衬衣,我不敢,因为我知道做不到。

      我上大学时妈妈一次送我两件衬衣,我真想哭,因为,我有衬衣了,弟妹们就会更难了。我家当时是2-3人合用一条被盖,而且破旧的被单下面铺的是稻草。

      上大学我要拿走一条被子,就更困难了,因为那时还实行布票、棉花票管制,最少的一年,每人只发0.5米布票。

      没有被单,妈妈捡了毕业学生丢弃的几床破被单缝缝补补,洗干净,这条被单就在重庆陪我度过了五年的大学生活。

      我们家当时每餐实行严格分饭制,控制所有人欲望的配给制,保证人人都能活下来。

      如果不是这样,总会有一个、两个弟妹活不到今天。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这句话的含义。

      高三快高考时,我有时在家复习功课,实在饿的受不了了,用米糠和菜合一下,烙着吃,被父亲碰上几次,他心疼了。

      其实那时我家穷的连一个可上锁的柜子都没有,粮食是用瓦缸装着,我也不敢去随便抓一把。

      高考前三个月,妈妈经常在早上塞给我一个小小的玉米饼,要我安心复习功课,我能考上大学,小玉米饼功劳巨大。

      如果不是这样,也许我就进不了华为这样的公司,社会上多了一名养猪能手,或街边多了一名能工巧匠而已。这个小小的玉米饼,是从父母与弟妹的口中抠出来的,我无以报答他们。

      “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别人不学,你要学,不要随大流。”“以后有能力要帮助弟妹。”背负着这种重托,我在当时的环境下,将樊映川的高等数学习题集从头到尾做了两遍,学习了逻辑、哲学。

      还自学了三门外语,当时已到可以阅读大学课本的程度,终因我不是语言天才,加之在军队服务时用不上,20多年荒废,完全忘光了。

      我当年穿走父亲的皮鞋,没念及父亲那时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湿,他更需要鞋子。现在回忆起来,感觉自己太自私了。

      回顾我自己已走过的历史,唯一有愧的是对不起父母,没条件时没有照顾他们,有条件时也没有照顾他们。

      爸爸,妈妈,千声万声呼唤你们,千声万声唤不回。

      逝者已经逝去,活着的还要前行。

      有格局的父母

      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

      1.任正非的父亲任摩逊非常喜欢读书。不仅任摩逊坚持刻苦学习,就连任正非的母亲程远昭亦是如此。任母文化水准不高,但自学成才。

      在“文革”期间,任摩逊被批斗。她要陪着丈夫忍受各种屈辱,还要照顾七个儿女,买菜、做饭、洗衣┄┄同时还在不断自修文化。

      父母以他们的语言和行动告诉任正非,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读书。1963年,任正非还差一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父亲被关进了牛棚,因挂念挨批斗的父亲,任正非扒火车回家看望父亲。父亲嘱咐他要不断学习。

      回到大学后,任正非自学完电子计算机、数字技术、自动控制等专业技术,还从头到尾做了两遍樊映川的高等数学习题集,接着学习了逻辑、哲学。

      他自学了三门外语,当时已到阅读大学课本的程度。

      可以说,能够创立华为并把华为做大做强,首先要得益于任正非牢记父母的谆谆教诲,排除万难,坚持不懈地学习。

      2.任正非回忆,父母对学生尽心尽力,毫无保留。父母的薪水本就微薄,需养活七个孩子已是不易,但只要有余钱,他们就会帮一把无钱缴纳学费的孩子。

      而母亲为父亲准备的食物也常被家境贫困的学生吃掉,父亲则饿着肚子在油灯下批改作业。

      他常说:“穷家孩子,读书不易,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我身强体健的,饿一顿算不得什么。”

      任父和任母总是忘记自己而为他人着想。任正非刚创立华为的时候,曾将父母接到深圳一起生活。当时他和父母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单间里。

      任正非早出晚归,忙于工作。父母心疼儿子创业辛苦,变着法子节俭用度:在阳台支灶做饭;每天傍晚出门买便宜菜;买鱼虾只买死掉的。

      后来任正非的事业有了起色,但父母还是舍不得花钱,反而开始悄悄为他攒钱。任母去世之前的几个月,她还告诉小女儿,自己攒了几万块钱,将来全部留给儿子创业。

      父母的不自私和乐于付出一直影响着任正非。在领导华为过程中,任正非经常设身处地为员工着想,并想办法为他们谋福利。

      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他一直计划着在与员工分担责任的同时分享利益,由此设计员工持股制度。他的做法得到父母的大力支持,而曾经选修过经济学的父亲还帮他做过规划。

      3.心理学上认为:孩子的自信,以及对自己作为一个人的价值的肯定,从根本上讲都是来源于父母无条件的爱。

      父母无条件的爱和教导是任正非人生道路上的养料,滋养着任正非,使其成长为敢于负责、受人尊敬的企业家。

      鲁迅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生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任正非就是中国的脊梁。

      弘乐大德家庭教育是为教育培训学校实现“固本培元、攻守兼备”的专业、系统的课程体系,为教育培训学校打造优秀的家庭教育讲师,提供落地可行的家庭教育开展方案,帮助校长们实实在在做好家长服务。

      6月26日-27日弘乐教育“一带一路十百千万工程”石家庄站大德家庭教育教您多维度开展特色家庭教育服务及落地成果,渗透客户家庭、生活、学习等多场景,提供附属价值,助力校区调家庭服务结构,手把手教您系统开展特色家庭教育讲座,收获粉丝家长,增强家校粘性,构建校区品牌形象口碑,让老带新、拓科、续班无忧。




      
    <<上一篇文章           发布时间:2019-06-03 09:59       【关闭